奇幻城娱乐手机登入

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华师附中番禺学校> 热点专题> 书香校园建设> 读书论坛> 正文内容

    【国学苑】问自己,我们的使命是什么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们该怎样处贫?

    在《论语》中,孔子曾两次为颜回同学的好学点赞,而两次点赞之后,都表达了对颜回早逝的叹惋:
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原文:哀公问曰:“弟子孰为好学?”孔子对曰:“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。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” 《论语·雍也》

    论语·雍也

    译文:鲁哀公问孔子:“你的弟子中谁最为好学?”孔子答道:“有个叫颜回的弟子很好学,他从不拿别人出气,也不犯同样的错误。可惜他短命死了,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,再也没有听说过好学的人了。”
     
    原文:季康子问:“弟子孰为好学?”孔子对曰:“有颜回者好学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。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
     
    译文:季康子问:“弟子中有谁爱好学习?”孔子回答:“有一个叫颜回的,很好学,但不幸短命死了!如今再没有好学的了。”
     
    于是乎有人把颜回的“早逝”的原因归结为“好学”。
     

    《论语·雍也》中,孔子还有一段著名的为颜回德行点赞的话:

    原文:子曰:贤哉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

    译文:孔子说∶“贤德啊,颜回吃的是一小筐饭, 喝的是一瓢水,住在穷陋的小房中,别人都受不了这种贫苦,颜回却仍然不改变向道的乐趣。贤德啊,颜回!” 于是乎,又有人把颜回的“早逝”归结为营养不良。

     
    颜回好学是事实,颜回贫穷是事实,但都不是他短命的原因。
   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都是带着一个或者几个使命来的,使命完成了,他就走了。所谓生死有命也。
    问题是我们往往并不知道自己的使命,也不知道别人的使命。
    譬如孔子最初以为自己的使命是拯救礼崩乐坏的历史,所以周游列国,以期从政践行的机会。其实他的使命是创儒学,编《春秋》,整理《诗经》《尚书》《周易》等经典古籍的,所谓“述而不作”也。

    颜渊死时,孔子哀伤至极:

    原文:颜渊死,子哭之恸。从者曰:“子恸矣。”曰:“有恸乎?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?”(《论语·先进》

    译文: 颜渊死了,孔子哭得极其悲痛。跟随孔子的人说:“您悲痛过度了!”孔子说:“是太悲伤过度了吗?我不为这个人悲伤过度,又为谁呢?”
     

    孔子为什么这样悲痛呢?因为孔子以为颜回的使命是传承自己的衣钵的。孔子并不知道肩负传承儒学衣钵使命的是曾子,因为在孔子眼里,曾子是迟钝的人(“参也鲁”《论语·先进》)。

     

    那颜回的使命是什么呢?颜回的使命是告诉我们人应该如何面对贫穷的。我们不能决定自己生来处贫还是处富,但是我们可以决定处贫和处富的态度,颜回告诉我们“处贫”要“贫贱不能移”,“安贫乐道”,他圆满地提前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精神已足以不朽,又何必执着于肉体的长不长久呢?

     

    我们该怎样处富?

     
    而如何“处富”的使命,上天交给了孔子的另一个学生——子贡。
    子贡是孔门弟子中的首富,儒商鼻祖。
    原文:子曰:“回也其庶乎,屡空。赐不受命,而货殖焉,亿则屡中。”
    译文:孔子说:“颜回的学问不错了吧?可他却受穷。子贡不相信命运(安于学问),却能经商致富,对市场行情判断准确。” 《论语·先进》
    子路同学聪明伶俐,看到老师总是为颜回点赞,心有不甘,也希望老师为自己点个赞。请看下面这段对话(《论语·学而》):
    原文:子贡曰:“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。何如?”
    译文:子贡说:“贫穷却不谄媚,富裕却不骄纵;(这样的人)怎么样呢?”
    子贡的意思是,(颜回)贫穷却不谄媚好,我富裕却不骄纵是不是更好呢?老师您是不是也为我点个赞?
    原文:子曰:“可也。未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者也。”

    译文:孔子说:“可以了。但还是不如安贫乐道,富裕了却还能喜好礼节的人啊!”

    孔子心里想,小子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谁,你以为我赞颜回是因为他贫穷却不谄媚,NO,颜回的可贵是“安贫乐道”;你还差得远呢,给你指条道吧:要向着富了还能喜好礼节努力!

     

    子贡同学果然很努力,最终也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:富而好礼。“端木遗风”指子贡遗留下来的诚信经商的风气,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之风。

    而且,子贡同学对历史的贡献不是理财经商方面,他的政治、外交才能也很卓越,司马迁作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,对子贡这个人物所费笔墨最多,其传记就篇幅而言在孔门众弟子中是最长的。在孔门弟子中,子贡是把学和行结合得最好的一位。

     

    但是,子贡把“富而好礼”做到极致的表现,莫过于对老师的维护上,对老师思想的传播中。

     

    由于子贡在学问、政绩、理财经商等方面的卓越表现有目共睹,有耳共闻,故其名声地位雀跃直上,甚至超过了他的老师孔子。

     

    原文: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:“子贡贤于仲尼。”子服景伯以告子贡。子贡曰:“譬之宫墙,赐之墙也及肩,窥见室家之好。夫子之墙数仞,不得其门而入,不见宗庙之类,百官之富。得其门者或寡矣。夫子之云,不亦宜乎!”

    译文:叔孙武叔(鲁国大夫)在朝廷上对大夫们说:“子贡比孔子贤明。”子服景伯把这些话告诉了子贡。子贡说:“就好比宫墙,我的墙只有肩膀那样高,能看见屋子里有多好。老师的墙高有无数丈,如果找不到大门进入,就很难看到宗庙的富丽堂皇,房舍的绚丽多姿。能够找到大门的人太少了。叔孙武叔那样说,不是很自然吗?”(《论语·子张》)

    子贡的回答感人至深,他知道自己不是老师心中最好的学生,但却永远尊崇老师是他心目中最好的老师。事实也是这样,老师离世后,众弟子独他为老师守孝六年。

     

    司马迁作为有远见卓识的史学家,他在《史记》中甚至认为孔子的名声之所以能布满天下,儒学之所以能成为当时的显学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子贡推动的缘故。试想子贡当年“常相鲁、卫”,出使列国,各国待之以上宾,其地位显赫一时,而且他又有一副伶牙利齿;每到一处在完成使命之后,每每要附带宣讲其老师的一套理论和主张,尽管对方可能并不赞同孔子的理论主张,但看在子贡的面上,总要听一听,这在客观上就推销了孔子。

     

    处贫怎么活,看颜渊;处富怎么活,看子贡。而我们各自的使命是什么呢?你找到了吗?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微信关注番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