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幻城娱乐手机登入

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正在加载数据... 智慧校园平台 | 手机版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华师附中番禺学校> 学校概况> 园丁风采> 园丁之歌> 正文内容

    园丁之歌

    美丽八班

    美丽八班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语文科   陈敏

    20063月某日夜,就是华师附中番禺学校2004届毕业生离校差不多两年的日子,我独在办公室备课,忽然接到冯喆妍的电话,说他们正聚于原班主任Kev处,谢飞想见我。我有一点矛盾,愉悦又深怀歉意。

    八班是我教书之旅途中的香格里拉,他们留给我的感觉实在太美了,我称他们是美丽的八班,还许诺为他们写一篇赞文。

    时如逝水,我不是没有提过笔,只是每次提笔都觉得笔不从心,词不达意。

    也许是因为我不是班主任,课堂之外的接触有限,他们没有给我留下情节完整的故事?的确,他们让我从教的感觉美到极致,孕育这份“极致”的是无数的细节,点点滴滴的感动。

    也许长歌当笑亦如长歌当哭必在痛定之后一样而须在乐定之后,而我至今尚未乐定?的确,如果有人看到我无端地微笑,说不定就是想起了他们。

    也许归根到底,是我的这枝笔太笨拙?的确,笔耕了十余年,至今未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。

    也许,他们并未在意我的诺言,是我自己太多情了?但是,这难道可以成为我失言的理由吗?

    四十多个孩子的笑靥洋溢在我的周围,他们心地纯良,不卑不亢,善解人意又不圆滑世故,遵守规矩又灵活智慧。我笨拙的笔只能借别人对金城武的赞美(金城武有一张天使吻过的脸)来表达他们给予我的感动和我对他们的深爱:你们不仅有被天使吻过的脸,还有一颗被天使吻过的心。

    别的文章可以不作,这一篇必须写,可能挂一漏万,可能写得不尽人意,但必须完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陈曦在生活杂记中说,她对我的课很期待。其实,我也很期待上八班的课。他们很配合,从不乱说话,不是说他们回答的都正确,而是说他们错也错得有价值。你准备到的,他们能配合,你没准备到的,他们也能替你想到,默契得就像排练过似的。你心情好,他们能让你锦上添花;你心情不好,他们能让你云开日出。他们并不是刻意这样做的,完全是天性使然。遗憾的是,我已经想不起具体的例子,只留下了快乐的感觉。但我想,所有教过八班的老师都可以为这一感觉作证。

    能想起的例子,是他们在作业上的配合,尤其是生活杂记,但凡能讲到什么写作的要求,就能从他们的生活杂记中表现出来。我特别欣赏谢飞的文章,这个看上去不苟言笑的孩子,写起文章特别幽默,他的《闹钟惊魂》《恐怖的英语默写》《饭店狂想曲》等想起就忍俊不禁,至今还成为我指导新生写生活杂记的范文首选。我曾想为他们专门编一本作文集,花了一些时间,做了部分电子文本,可惜由于我的颟顸,没成,只在校刊上为他们出了一栏专辑敷衍过去。

    排演课本剧《邓稼轩》的活动也让人难忘。备课组要求每个语老师指导一个课本剧,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吴志铭。这个常常微笑并不张扬的孩子,一肩挑起了编剧本、选演员和导演的全责,没让我操半分心。直到演出前,我还不知道情节、演员。轮到他们出场,一看服装,我就放了一半心,再看有些很不好处理的情节因为他们的投入而攫住了观众的心,我的心完全放下了。演出非常成功。

    课前五分钟的口语训练,本是教学的附件,不需要花太多的功夫。他们也能做到极致。几乎所有的人都配有课件辅助,画面的精美,语言个性的鲜明,带来的是美的享受。

    语文早读,我一般都是现读现布置。周欣璐很快就自己摸出了规律,每次我一出现,她就告诉我:老师,我想这样安排的……

    当然,他们也有人不配合的时候,理由却往往让你生不起气来。譬如孙业晟,没完成同步练习,你问他为什么,他质朴地说:作业太多,别的老师比较厉害,你比较温和,所以就没完成语文作业。

    如果没有指定,我都会选择八班上公开课。只要看到有人听课,他们会表现得比我还投入,积极踊跃,生怕我上砸了似的。只要我提出问题,马上就有举手的。有一次,我布置的作业要求第二天在电脑上展示出来。第二天上课时,督导主任曹老师临时决定听我的课,师生互致开场礼后,我还没说谁先展示,江淮安就径直走上了讲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说起来很惭愧,我给他们的关心很少,他们给我的关爱甚多。

    身体不适的时候,他们及时问候,有时还对症送药。

    知道我喜欢写作,江淮安就说:老师,你怎么不出书?你出书,我们都买。

    忘了讲什么讲到性情中人这个词,有同学让我解释,我还没想好措词,江淮安脱口而出:就是老师这样的人。

    几乎在所有的喜庆节日,甚至包括我的生日,都能收到他们精心准备的小礼物:精美的贺卡,四十多个孩子写上名字的幸运星,小巧玲珑的台灯,造型独特的杯子,从小尾巴下出纸的小猫纸巾盒,得体的项链,实用的皮包……毕业之后,留在本校读高中的冯喆妍,还让百合花的洁白与清香伴随了我两年,——不,应该说是一生,肯定是。她送来的百合比我一生收到的鲜花的总和还多。

    走出超市,迎面走来了一个对我微笑的陌生女人,我以为她认错了人。

    老师你好,我是庄田的妈妈。我想听听你对庄田报考学校的意见。我知道她特别喜欢你。”

    庄田,可爱的女孩。有个同学还因为大家对你的宠爱在生活杂记中流露出“醋”意呢。我知道你喜欢我,可是“特别”二字从何说起呢?

    “我带她去澳洲的时候,她买了一支眼霜。我问她给谁的买的,她不肯说,回来也没送人。我又问了她好几次,她才说是想送你的,又不好意思送。已经很久了,都放得过期了……”

    曾有同学问我:老师,你觉得何耀龙怎么样?

    我照实回答:起初看他的样子,我以为是个捣蛋的学生,后来发现他人挺好的。

    问的同学便惊讶地说:老师,他是假装的,其实他很坏的。

    我跟他只有三年的师生缘,他能在我面前装三年好,与真的有什么区别呢?

    呵,八班的同学是不是好得让我没了是非观念?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有位英国伯爵,晚年撰写回忆录时,自问“今生最得意的是什么事?”左思右想,最后的答案是,曾经有一天站在伦敦街上,准备过马路时,忽然旁边一个小女孩抬头对他说:“先生,请您带我过马路好吗?”在那一刻,伯爵内心充满了骄傲,觉得自己能以外表的气质与风度,赢得一个陌生小女孩的信赖,真可谓不虚此生。

    亲爱的八班,美丽的八班,永远的八班,我今生最得意的事就是以内在的精神赢得了你们充满诗意的厚爱,有了这样的爱,不虚此生。

    我并不如你们心中想象的那么优秀,你们优秀地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。原谅我的拙笔未能写尽你们的优秀。

    最后,我还要严肃地告诉你们,你们的美丽让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: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你们的学弟学妹们不失你们的热情、纯真、聪明……唯独没有像你们这样贴心的。你们把老师宠坏了。